页面载入中...

安徽古建筑内发现太平天国文书

  至少我是这样的。

  在我的遥远经验里,读金庸,最有趣味在于他用丰富的人物和曲折的情节,加上用中文写中文(而非唐兀的欧化语句),把我带进各式各样的“两难困局”里面对严峻的抉择。满汉也好,君臣也罢,父母手足男女亦是,“和谐”从来不易,常有冲突,以大传统、大道统、大道德之名,把个人迫进取舍的死角,而真正在角落的围困里,个人必须在万分焦虑与挣扎的状态下质问自己:你要怎样选?你到底敢不敢选?而无论怎样选,你敢说自己选得对?

  由这角度看,“我的金庸”呈现的,非如黄碧云所说的“幼稚”和“狭隘”,而刚相反,他是透过主角的焦虑和挣扎而对大传统、大道统、大道德多有反讽。

  “跳花棚”一般是在“小雪”“大雪”的节气(即农历十月份)期间,村民选择“吃艺日”在指定的地点每年表演一次,每次表演一天,就像过“年例节”一般隆重。据《茂名市志》记载:“年例”唯粤西鉴江、罗江两江流域的村落所独有,清代已十分流行。它实际上是扩大的春节、元宵节、庙会,包括祖先迁移落脚纪念日等在内的综合节日。在粤西地区有句俗语:“冬(冬至)大过年(春节)”。化州的俗语是:“跳棚(跳花棚)大过冬”、“嫁到长尾公,吃了跳棚再吃冬”。可见跳花棚是当地一项非常重要的民俗活动。

  传统“跳花棚”的表演形式实属典型的道教活动,《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:广东卷》有记载:“跳花棚”是以“傩戏”的形式出现,面具类似戏曲人物造型,按十八个固定“科本”(唱本)表演。其中“接神科”、“安座科”时,焚香迎拜,口吟经文与农村每年过年例“游神”的形式极为相似。传统“跳花棚”的表演风格可谓是粗犷简练、幽默夸张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安徽古建筑内发现太平天国文书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