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  原标题:第3个工作日,骆惠宁到了深圳

  履新后的第三个工作日,香港中联办主任骆惠宁去了趟深圳,这也是他第二场公开活动。

  据深圳特区报报道,1月8日,深圳市委书记王伟中、深圳市长陈如桂会见了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主任骆惠宁一行。

  长安街知事(微信ID:Capitalnews)注意到,此次会见双方的阵容很“庞大”。随同骆惠宁一起的有外交部驻港公署特派员谢锋,以及中联办7位副主任中的5位——陈冬、杨建平、仇鸿、谭铁牛、何靖,和中联办秘书长文宏武。

  这就把我的话题引到了另一项发明之上,一项古老的发明,不需要电池驱动,也无需高深的科技,但在道德上和审美上却高度复杂,当它登峰造极之时,美得无以伦比。我说的是各种形式的小说。要想进入别人的思想,要想衡量不同人的思想彼此之间的关系,以及它们与容纳它们的社会之间的关系,小说依然是我们最好的途径,最好的工具。小说家是在他人的思想之海上扬帆的水手。电影直观易懂,也很引人入胜,但它并没有像许多人预言过的那样让小说消亡。只有小说能呈现给我们流动在自我的隐秘内心中的思维与情感,那种通过他人的眼睛看世界的感觉。

  如果我们真的准备好了——也许就在本世纪——创造出全新的有意识体,而他们的思想会渐渐踏上一条和我们截然不同的道路,那么小说就将是我们借以理解他们的最佳途径。我将我的一生都献给了这种艺术形式,我确信它可以进入这颗星球上任何一个男人,女人和小孩的头脑中。因此,它也可以进入一个类人机器人的头脑中。小说可以尝试着预演我们未来的主观意识,包括那些我们所发明的头脑的主观意识。在我们争论究竟应该给我们的造物注入何种道德体系的过程中,我们将不可避免地面对并阐明三个问题:我们是谁,我们是什么,我们想要什么。而当一个人造人写出了第一部有意义的原创小说时——如果真有这一天的话——我们将有机会通过我们所创造的这些“他者”的眼睛看见我们自己。这将确凿无疑地证明一件事:一种全新的,有意识的造物已经降生在我们身边了。一场伟大的冒险将就此展开,无论它带来的会是美好还是恐怖。

admin
传承人——朱小和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