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陕西新增24例确诊病例 累计87例

  剧情内容较简单,主要表演为两军对垒破阵,相互攻守,阵势变幻莫测。整个表演分8个阵势,即四角阵、长蛇阵、八字阵、黄蜂阵、龙门阵、荷包阵、打花阵和收式。动作粗犷、雄健,队形变化奇特、壮美。表演开始时,武士各据一方,叉手勇猛攻击,左冲右突。紧接着阵势一变,成为头尾相接的长蛇阵,两军对峙,武士们踏着急促的鼓点大声呐喊。一段走步之后,突变为八字阵。又在一阵急促的鼓点中,八位武士并排滚挡,宛如黄蜂出洞,以席卷之势而来。接下去便是包围和反包围的“荷包阵”、“龙门阵”。最出彩的是“打花牌”,武士们依凭平日苦练的武功,真刀真叉打出了令人眼花缭乱的“跳牌”、“扯牌”、“壕牌”、“胶牌”、“滚牌”、“躲牌”。总之,盾牌舞动作粗犷、雄健、彪悍,队伍变化奇特、新颖、壮美,有着浓郁的民族特色和磅礴的战斗气势,在传统民间舞蹈中形成了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。

  盾牌舞的音乐也别具一格,表演时多用民间打击乐伴奏,绕场子时常采用“翻鸡毛”鼓点,有的地方伴奏乐器会加入丝弦乐和吹奏乐,有的地方还加入一种传统民间特殊的乐器“呐子”,声音尖细、高昂,极具穿透力。在打击乐的基础上吸取“灯彩”中的唢呐曲牌“锣腔”、“戏曲”中长音加花的“南路散板”和“国术”中的快板锣鼓等,随着剧情的发展,时如急风暴雨,万马奔腾;时如丽日和风,信马由疆;时如小桥流水,莺歌燕舞,加上表演过程中不断响起的铿锵的短刀响环声和演员们“嗬嗬”的呼喊声,为热闹气氛的营造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

  许多盾牌艺人的祖先都是行伍出身,发展到后来,又被戏剧吸收和改造。表演时舞者左手执盾牌,右手握长或短的兵器。盾牌形状有圆、椭圆、燕尾、长方等,牌面绘制的图案,大都是各种动物的首形,呈威武可怖之貌。制作盾牌的材料因地制宜,多为竹、藤编扎,蒙上兽皮后更加坚固。

  盾牌舞组织形式为“班”、“队”,宗族性十分浓厚。如永新县泮中乡南塘村盾牌队,全由村里同姓族人组成,全村参加盾牌舞的人达百余人,一家三代,同胞手足同台表演者比比皆是,村民中素有“不练盾牌舞,不是男子汉”之说。盾牌舞队的规模则是宗族人口盛衰的标志,参舞的男子更是力量的炫耀,姑娘也往往在盾牌舞队中挑选自己的如意郎君。但在安福县,盾牌舞则是一种传统的文娱活动。

  北宋景祐元年(1034年),夫子庙在南京建成,秦淮河畔也成为览胜佳地,夫子庙地区的灯会开始出现并迅速发展。同时期,秦淮灯会的时间与空间规模都在扩张。

  自明代开始,秦淮河畔灯火之盛天下双无,仅秦淮灯彩的品种就逐渐地发展到两三百种之多。朱元璋建都南京后提倡灯节,并将每年元宵节张灯时间延长至十夜,使之成为中国历史上时间最长的灯节。秦淮灯会在这一时期进入到发展高潮。

  秦淮河畔流光溢彩、桨声灯影、歌舞浪漫等繁华盛况,也引得历代文人骚客、名士才子缱绻逗留,吟咏不绝:“百花疑吐夜,四照似含春”、“一园灯火从天降,万片珊瑚驾海来”、“明灯初试九微悬,瑶馆春归不夜天”、“两岸红灯射碧波,一支兰桨荡银河”…… 从流传下来的戏剧、小说以及朱自清的《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》等文艺作品中,我们可以窥见到当时秦淮及南京的灯火盛况。自此,每逢农历新年,元宵前后,秦淮河畔处处张灯结彩、歌舞狂欢,一派欢乐祥和、繁荣热闹的节日景象,不愧于“秦淮灯彩甲天下”的称赞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陕西新增24例确诊病例 累计87例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