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新研究发现直立人“最后一站”

  非遗是一方地域历史的缩影,蕴蓄着那里最为人称道的风景。在永康锡雕馆“掌门人”盛一原的带领下,一大批永康农村老锡雕人集结在一起,抱团开展传习活动传承技艺、打造特色锡器产品。近日被公布为第五批国家级代表性传承人的盛一原表示,让赓续于乡村、繁荣于乡野的非遗项目传承有序,才能促进乡风文明建设,留住乡村振兴的“根与魂”。

  乡村百姓致富的新路

  那座夯土墙青瓦房,推开门,却走入了一个全新的世界。瓯江上游的浙江松阳,被称为“江南最后的秘境”。得益于2016年年初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将松阳确定为唯一一个“拯救老屋行动”整县推进试点县,两年间,当地按照文物保护的要求对老屋开始修缮,不但保护了文物建筑,而且使其变得更加宜居。

  “保护生态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,改善生态环境就是发展生产力。”松阳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。来到大东坝镇石仓村——江南客家的迁徙地,走进装修雅致的“鸣珂里”民宿,门上的两块牌子十分醒目——“非遗传承体验点”“圆梦书屋”。这家民宿不仅是一家旅店,还是当地非遗的展示平台。“鸣珂里”创始人陈翠告诉记者,松阳县有很多赋闲的劳动力,村民打造各色传统手工艺品,民俗对文创产品进行统一的市场推广,为村民提供增收创业的平台。

  世界意义:抓住中国农耕文化的特性,关注 “沉默的大多数”

  陈众议:在世界文坛的平台上,我认为贾平凹依然是一流的,这是中国得天独厚的土壤与社会本身滋养的结果,并提供了这样的可能性。他写出了中国进入现代化过程中始终支撑着的农耕文化基石,一直紧紧地抓住农民和农民工这些最需要关怀的 “沉默的大多数”;其次,从平凹先生新世纪写的这些小说来看,描绘的女性都非常唯美动人,我用 “新浪漫主义”来概括。就具体小说而言,我把 《秦腔》 《高兴》 《带灯》和 《古炉》 《老生》 《山本》看作两组 “三部曲”,前者从横向截取了中国的现实社会,后者从纵向开掘了中国百年的历史。其三,平凹先生的作品有来自四面八方的世界性养分。

admin
新研究发现直立人“最后一站”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